普雷斯科特:中国有些区域的价是 财经新闻 天文数字

财经新闻 2020-02-25114未知admin

  网易财经12月18日讯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本届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经济学家和智囊齐聚,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财经新闻“新商业周期理论” 之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在发布会上表示,在有一些区域,价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的高价,最终还是依赖于在整个经济的基础面情况下来决定每个区域当中不同价的水平。当我们看一些特别地区的时候,劳动力、高科技都可能进一步因为人才和人力资本以及科技的发展而推动向上,在不断增长的深圳、上海和的价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在,我们也看到在采取多项措施,包括所提出的雄安新区作为文化、教育、经济发展新的中心,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在这些区域的土地也是很多人争先的,很早时也出现了价格的飙升。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投资商:1.您曾经说过老龄化正在阻碍中国经济发展,您认为互联网创业或科技发展,机器替代人工种种机器因素,多大程度上能抵消这种阻碍呢?

  2.您经常来中国,也对中国整体状况比较了解,您觉得中国的价还有多大的上升空间?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1.关于老龄化的问题,我之前做过研究,最终我的研究结果表明并不如我之前所想到的这个问题那么大、那么严重。实际上体力劳动人群一般到了60岁时,就不得不退休了,而对于脑力工作者,依赖于认知能力类型的工作的人群,他们的工作时限通常都要更长一些。虽说总体退休时间已经拉得越来越长了,但如果我们能够有一个非常好的或更提高的税收的体系的话,也是能够更好地帮助到经济的发展和增长。而且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年近70岁,甚至超过70岁,还在继续工作。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校长也说,很多时候这也是最符合学校利益的,因此他之前一直希望我到这所学校来任教。

  2.关于中国价还有多大增长空间的情况。在有一些区域,价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的高价,最终还是依赖于在整个经济的基础面情况下来决定每个区域当中不同价的水平。当我们看一些特别地区的时候,劳动力、高科技都可能进一步因为人才和人力资本以及科技的发展而推动向上,在不断增长的深圳、上海和的价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在,我们也看到在采取多项措施,包括所提出的雄安新区作为文化、教育、经济发展新的中心,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在这些区域的土地也是很多人争先的,很早时也出现了价格的飙升。

  但有一些区域我们看到有非常大的潜力,包括在经济发展上的潜力。目前,每平方米的单价还不是那么高,而且就这些区域本身也常适宜居住和工作的,可以考虑通过一些政策,让就业往这些区域来转移,从而让其成为一个更适合居住和发展的地方。

  实际上,我们看到去中心化的发展和生产力的方式不仅仅是在中国,而且在美国也是在发生着的,华尔街就有这样一些工作,他们开始从华尔街这些比较繁忙和拥挤的区域转移到那些空间更加宽敞的、社区条件非常好的、学校资源也不错的、更加安全的和区域,在这些地方价不是那么高,人们也总常喜欢更加广阔的空间。所以如果有更高的价,财经新闻有的时候也伴随着更高的成本,最终还是看人们转移的方向和的地方,会说明很多的问题。

  广州日报:1.您在上午中曾经提到说特朗普所说的“贸易逆差”是不正确的。针对美国经济推出的税改法案,您认为对贸易逆差会进一步扩大会有什么影响?

  2.您非常看好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请您具体谈一下在新经济、互联网经济、高科技方面,对经济的红利怎么看?从世界范围来看,科技企业也面临寡头垄断的问题,这也是很棘手的监管问题,请问您对此有没有一些很好的?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1.我上午讲到我不认可贸易赤字逆差的情况,因为我认为它在计量、衡量上本身是有问题的。实际上有非常大量的投资都是对于全资外资子、全资外企来做的投资,是遍布在美国以外世界各地的很多地方,但这一部分利润没有显示出来,没有进行计量,也没有在P当中得到报告和相应的显示,同时在经常账户当中也没有任何显示,而这部分金额常巨大的。现在在中国有非常多的全资外企,如在中国的肯德基等等,还有很多高科技,比如iPhone在深圳很多地方的生产等等。通过这样的税改,更像是一个在会计或核算方面的一种游戏,还有很多在这方面的专家,他们对于税改本身核算都常了解的。

  我们认为没有任何理由要将这样一种会计本身变得非常复杂,而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如果要对资本的所得进行征税,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做法,真正应该做的是对于人们的消费来征税,才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在美国现在收入或所得税已经接近于人的消费税的概念,所以如果对于这种递延的收入做处理的话,最后成为未来退休时的储蓄,这样到了退休时再去支取这部分费用,从而作为消费,这是延后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导致结果是作为未来消费者所要为同等类型的支出付出比现在对于同样消费更高得多的代价。所以实际上对于资本所得税的方式是一种扭曲,而且量非常大。所以一个可能性的正确做法就是对年轻人进行征税,帮助这些更加年长的人士。我现在对我的孙辈非常担忧,如果是这样一种方式下去的话,由他们来为此买单,而他们不应该是承担这样一个问题所带来惩罚的人群,所以这是一种扭曲。他们在退休时,应该有相应照顾他们的,但现在看来有什么能够帮助到他们呢。在退休当中,有很多强制要求的社保、退休养老金方面的安排,包括现在在整个养老金的支取和获得养老金的金额已经是远远超过了的价值和在股市上的价格。价格已经占到了国民生产总值GNP的1.4倍,同时在美国看到非常多左翼和右翼智囊计算出来的数据,我本人是一个怀疑主义者,所以会有自己的计算数据,即1.4倍。

  对于高净值人群,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他们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方式来为资产进行支付,因为现在这一部分的费用是没有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的,而这也是应该有的一项义务。

  老龄化也是这样一个情况,包括之前奥巴马采取这样措施时,很多人对他有所诟病,因此而增加了很多的负债。但如果不这样做相应增加的话,老龄化的问题也会带来太多的问题,就像我们不希望美国成为像委内瑞拉和阿根廷这样的国家一样,但是在中国没有看到这样一个过度的金额,所以还常健康的。

  2.中国的高科技是迅猛发展的,我们现在所看到中国的支付、整个支付体系的变革都是令人十分钦佩、印象深刻的。这样一个高科技的发展一定会被和采用的。中国实际上在这样一个科技的发展当中会获得非常多的回报,这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过去中国常依赖于产权的拥有,现在更多的是转移到技术的使用和拥有,这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而过去在中国进入高科技的发展状态之前,这并不非常符合中国的利益。所以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这一切方式的改变,而且中国人们在中国的做事方式非常与众不同,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很难说最终会带来多大的红利或多大的变化,但一定会进一步促进更快互联网的发展,而且也会更多的去促进这方面的研究。我们现在通过互联网都可以做非常多的远程的交互和业务,这都是好的。

  浙江日报:手机支付、网购已经被外国人评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您也曾经到访过支付之城、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对于中国在金融科技、支付领域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无现金城市的出现,您有什么更多的看法?

  投资商:确实,现在支付的发展让我们感到特别兴奋,是一个激动的时代,而且这样的支付也一定会大幅度地改善整个支付的体系。但我个人是比较担心保密性的,尤其是这样的支付之后会留下很多电子记录,所以对电子记录的保密性,我个人也有点担心。人们经常说,计算机系统的记忆力是特别好的,一旦进去了之后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并不是这个领域当中的专家,但是我觉得在过去多年,计算机整个技术的发展太迅速了,所以我个人已经被发展的浪潮永远的甩在了后面。

  浙江日报:因为您已经数次到访中国,被称为“中国通”。中国现在有杭州、成都、厦门等一批所谓的新一线城市的崛起,您觉得这些城市之间的竞争将会为世界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我想这些新兴的一线城市之间的竞争,一定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于世界国家来说,它们可以有一种借鉴的模式,可以去效仿,而且这些新兴一线城市的发展也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知识的储备,让人们知道我们不需要像过去那样不断地去重复别人的东西,去抄袭别人的东西。现在很多东西都变得自动化了,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当我们设计一个系统时,不会觉得像过去那样特别的沮丧,因为现在有很多新的技术的发展,如无人汽车、小轿车、无人卡车都在上走,而且里面根本就没有司机,所以这些新的发展都是一种新的技术的驱动。

  广州时报:1.现在中国很多中年人都非常焦虑,你给大家一个退休投资的话,应该如何投资?比如买入更多的产,购入更多的指数基金,买入更多的黄金,储备更多的现金,还是多生几个孩子养儿防老?

  2.您如何看待比特币,这是不是一种理想的投资?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1.我们要为我们的退休投资的话,首先要必须把投资多样化,是投资的一个渠道,但是我不知道中国是否有像美国那样的退休金的体系,美国的退休金账户里金额是相当庞大的。在资本市场方面也可以做一些投资,像美国、英国是两个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市场发展非常好的国家,当你在这些国家资本市场进行投资时,不需要对这些国家了解太多,因为已经有了非常多的人在推动这些资本市场的运作,常高效的,财经新闻可以在这样成熟的资本市场当中进行投资。对于投资我不太确定,因为永远不知道会做一些什么,会做怎么样的干预,最重要的是让市场自己去的发挥作用。

  人们往往不会谈执政时经济的大萧条,因为是不太喜欢谈那次大萧条的,那时候股市市值严重缩水达到GNP国民生产总值的0.9,当然也是那次缩水很大的一部分,后来在2006年美国时,也是出现了严重缩水的状况,股市是值大幅度下降,下降程度达到国民生产总值GNP的0.8,但是那时候价格也是大幅度下降,人们总的财产价值都是下降了。所以不管做什么样投资,总是要风险的。如果当你年纪比较大的时候还能够工作,是比较幸运的,可以多工作几年,赚点钱,如果常好的成功投资者的话,可以提前退休,提前把钱攒出来。不管怎么样,你的大脑是你最强的一种人力资本,但是当你老的时候,人力资本也就消失了,因为不可能从你的脑袋里面把你的智慧抠出来。所以你如果退休时还有能力,还有精力的话,可以再继续工作,可以继续攒点钱,但一旦退休不工作了之后,大脑当中的智慧那时候也就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了。总的来说,人力资本都是特别重要的一种资本,是占我们全部价值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2.关于比特币的发展确实让人觉得特别着迷,但是对于我来说投资比特币这个事情风险太高了。比特币市场发展主要看人是如何想的,它的发展就像一个闭环一样,有可能会出现彻底的,也有可能价值会继续上升。但不管怎么样,它的发展也是和经济的平衡一致的。所以它的具体市场状况要看人怎么想,如果一直不负责任、的话,可能比特币的发展一定还会更好,但是我不相信所有的都会这样不负责任、。

  南方都市报:1.2018年您最关注中国哪些商业领域的发展趋势?

  2.如何看待未来几年人工智能对于全球商业的影响?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1.在中国最主要的趋势可以关注的是“一带一”,这样一个战略是既有探索性,又是一个非常远大的项目。这样一个宏伟的项目很有可能能够非常有效地去铺开。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思考了有哪些地方是有可能出问题的。其中一个领域涉及到人才的培养,尤其是高科技领域的人才,这会带来在大学之间的竞争,因为人才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人才,而这种竞争对于教职员工和教师酬劳支付的不同,实际上在美国,经济学家并不常受到美国大学青睐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学家在大学当中获得报酬的金额是英语教授的两倍。同时,经济学家通常也是在经济系,都是在大学当中的商学院,所以本身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包括财务、会计人员所获得的酬劳也是相对较高的。

  我们看到未来的趋势,希望由市场更好地去平衡这样一个过程,是更有利于发展的。同时对于有技能高端的人才优势,有才的人,作为大学是希望能够留得住他们的,因为往往他们给大学当中某一个系带来的价值是巨大的,他们常重要的媒介,也常重要的连接的网络。因为在学校当中会有非常多的研究,这也是活动当中跟人和人之间的联系非常相关联的。大部分人如果只是希望考虑坐在办公室里做做白日梦就能够成事的话,那是不太可能的,包括我自己也总是寻求着希望能够跟更多的人去进行交流或进行学习,也可以做一些相互的解释,这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交谈,会带来非常大的不同,也是体系这样一个组织机构当中所含有的技术含量。所以在美国大学当中,非常幸运的是大学之间有非常多关于研究等项目上的竞争,而在欧洲这样的现象不是那么明显,当然欧洲还是有一些这样的研究中心,但是他们在这方面的投资最终还是比较有限,他们集中化程度有点过高了。

  2.人工智能本身定义很难,如果未来人工智能不断发展,也许我们会相信有一天这种比较重复的和的日常工作会被取代或完全消失,没有任何人希望只是机械地做一些工作或者坐在那里只是重复做组装的动作。当人们探讨人工智能时,总是考虑怎么是一个有意识的人工智能,这本身定义也常难的,我也跟很多有过这方面思想和做这种事情的人进行过诸多讨论,但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听到非常好的答案。

  我比较早一点在读研究生时,也是人工智能发展的早期,那个时候我的一位教授也获得了诺贝尔,他提到对于人工智能在未来发展很有可能是真正替代人类整个活动,来控制整个相关活动。人工智能一定会继续发展下去,但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状态,我们也拭目以待,也非常愿意去看它会有什么样引人入胜的发展。

  (结束)

  【年会精彩文章】

  普雷斯科特:消费助力 中国没有天花板

  普雷斯科特:应是更重要的储蓄形式

  普雷斯科特:遵守世贸规则是有利于中国利益的

  米歇尔·渥克:中国已经找到了的“灰犀牛”

  任泽平:2018年销售将大幅低于预期

  李铁:当前价调控政策中低收入人口的利益

原文标题:普雷斯科特:中国有些区域的价是 财经新闻 天文数字 网址:http://www.mylittleponyforums.com/caijingxinwen/2020/0225/3052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火烧眉毛资讯网 www.mylittleponyforum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